永续绿能发展,台湾难以忽视的挑战-专访清大科法所副教授高铭志

   |    2021年4月12日  |   新闻中心  |    0 条评论  |    39

绿能自由化

目前全球有超过90个国家订定要在2025年达成绿能占总发电量50%,甚至有超过50国定要在2050年之前达成100%绿电。台湾十年也积极发展绿能,政府当前订下2025年绿电占比将提高至20%,燃煤发电降低至30%,天然气发电调整至50%的目标

为了顺利达成目标,台湾陆续在相关法案上做出转变,例如2017年通过《电业法》修正案与2019年通过《再生能源发展条例》修正案,让台湾的电力市场得以自由化。过去,台湾电力市场中的发电,输电,交换,售电都是由台电公司独占,修法过后,企业或民众就能够选择购买来自其他民营电力公司的电力

当前台湾在“绿电先行” 的政策下,首先开放了绿电自由化 ](燃煤,天然气等“灰电”规划在未来数年后开放),让绿电能够自由买卖。同时,法案也规定使用燃料消耗的企业或机构必须设置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

目前台湾的绿能以太阳能与风力发电为主力,位在亚热带区域的台湾一年的日照时间长且充裕,适合太阳能发展;另外,根据4Cshore的资料显示,台湾从桃园至云林沿岸都具有风力发电的潜力场址,台中一带外海更是有许多适合作为离岸风电发展的海域,由于台湾许多风场的品质在世界名列前茅,也吸引美国,

台湾许多风场的品质在世界名列前茅,也吸引美国,日本,德国,丹麦等国厂商来台投资风力资源。图/ PIXABAY

绿电发展遇上难题

种电而规划设置太阳能板时,因可能影响候鸟栖息,鱼类生存而暂缓开发;台东原本规划于知本溪出海口建立太阳能光电园区,但园区场[]除了北部南族部落的传统领域,也可能影响湿地生态,从而引起抗争;而在台南七股鱼塭所引发的“鱼电共生计画”,则影响了许多养殖户的生计。 19659005]设置地面型太阳光电需要广大的腹地,但台湾不若法国,澳洲等地具有大量的闲置土地可以利用,必须在地狭人稠的环境下,审慎评估土地利用效益,以及开发过程中

但实务上该如何兼顾顾种种因素,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德国,极端其在绿电的表现德国在1998年实行电业自由化,并在2000年通过《再生能源法》,让绿能透过20年趸购(意指政府在约定时间内保证以固定价格收购电力)制度,刺激更多厂商与公民进一步参与,迅速提升绿能发电量,直到德国有近半供应来自绿能。德国也透过与一般民众的广泛对话,收集公民意见,并与地方政府多次沟通,加强中央政府与

德国在开发绿能时,也曾和台湾一样遇到过很多地方抗争,面临如何兼顾环境,居民与土地间的问题。为了实现绿能目标并同时获得公众认同,德国采用的方法之一是“鼓励人们在地参与” 。社区能够发起建立“能源合作社”,让在地

台湾能源局为了寻找适合的太阳光电设置地区,将台湾各地区区域层下陷或不适合耕作的地点纳为优先开发场址,并排除生态保护区等环境较敏感的地区。德国则更进一步考量到自然景观,产业等因素,减少更多可能

如何降低冲突,英国也有丰富经验。

英国采取的解决办法,也是以“沟通”

德英替代在图/ PIXABAY

如何推动台湾绿能发展

发展再生能源,除了要考量场址是否能提供如何在确保绿能发展下

从行政面而言,高铭志认为,若能透过政策环评,在开发前期就妥善处理土地问题,就能够大大降低未来的开发争议,“利用政策环评,事先与民众沟通,提早排除有疑虑的区域,自然开发起来就顺遂。”政府在前期确保环境正义,符合正当开发

“再生能源与传统电厂不一样,非常仰赖土地规划。”高铭志突出,绿能要从土地规划的角度切入,因此以台湾而言,需要内政部如果能够强化跨部会合并,将会大大帮助台湾的

高铭志观察,台湾初始化的太阳光电发电量与风力发电量有显著提升,未来若能进一步解决土地利用问题,就有更多发展空间,「从法治规模,就是要沟通

通过台湾逐步推进绿能,台积电也已在2020年7月购买了沃旭能源20年的离岸风电发电量,预计有更多企业也将加入绿

缺乏矿产资源的台湾,仍然九成以上的能源仰赖进口,能源转型之路若能成功,既能确保台湾的能源自主,还能免除火力发电带来的空污与减少碳排放,实现真正的绿色未来。

回复 取消